精彩小说尽在禾丰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重生换嫁当皇后,庶女她杀疯了

>

重生换嫁当皇后,庶女她杀疯了

凤梨酥 著

古代言情 江云萧堇 重生换嫁当皇后,庶女她杀疯了

古代言情《重生换嫁当皇后,庶女她杀疯了》,现已上架,主角是江云萧堇,作者“凤梨酥”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我重生回了镇北侯府来提亲的前一晚。本该在准备入宫为妃的嫡姐砸了茶盏手握碎瓷片,以命相逼,正对爹爹哭着说自己不要进宫。上辈子,她入宫没多久,皇帝病逝。太后垂帘听政,命满宫妃子殉葬。而我嫁的镇北侯突然起兵谋反,当上了皇帝,我成了皇后。我下令取消殉葬,想放嫡姐出宫,她却心生嫉恨,趁我不备一柄匕首捅进了我的后心。既然如此……我抿了抿唇,开口对爹爹道:“既然嫡姐不愿,那我替嫡姐入宫吧。”...

来源:dygsh   主角: 江云萧堇   更新: 2024-05-26 11:2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叫做《重生换嫁当皇后,庶女她杀疯了》,是作者“凤梨酥”写的小说,主角是江云萧堇。本书精彩片段:她只得了个嫔位,住在偏远的云泽轩里,不仅争宠无望,还被太后刁难,被宫里见风使舵的宫女太监苛待。日子过得如履薄冰。直到一年后萧堇病逝,她膝下也无一儿半女。太后掌权,立了个旁系尚在襁褓的婴儿为帝,垂帘听政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满后宫的妃嫔给已逝的先皇殉葬...

正文

我重生回了镇北侯府来提亲的前一晚。

本该在准备入宫为妃的嫡姐砸了茶盏手握碎瓷片,以命相逼,正对爹爹哭着说自己不要进宫。

上辈子,她入宫没多久,皇帝病逝。

太后垂帘听政,命满宫妃子殉葬。

而我嫁的镇北侯突然起兵谋反,当上了皇帝,我成了皇后。

我下令取消殉葬,想放嫡姐出宫,她却心生嫉恨,趁我不备一柄匕首捅进了我的后心。

既然如此…… 我抿了抿唇,开口对爹爹道“既然嫡姐不愿,那我替嫡姐入宫吧。

1. 回过神的时候,嫡姐江云染摔了茶盏跪在爹爹面前哭喊“那个皇帝就是个短命鬼,我才不要进宫!

她握着碎瓷片的手抵在白玉般的脖颈边,瓷片已经把细腻的皮肤划出了一道血痕。

“若是爹爹不同意,那女儿宁愿一死!

爹爹皱着眉怒斥“逆女,真是胡闹!

说的什么话!

若是让旁人听见了我们全家的脑袋都得落地!

江云染眼眶通红,满脸委屈却仍然不愿意将瓷片放下。

“爹爹!

你真的就眼睁睁的送女儿进火坑吗?

她咬着嘴唇,浑身不住地颤抖。

突然,她恶狠狠地看向一旁站着的我“不用进宫的办法多得很,不如让我顶了江落月与镇北侯的亲事,让她替我入宫!

我知道,江云染说的都是事实。

入宫这件事,原本是她争来的。

她做着扶摇直上当皇后的美梦,一心要进宫,所以我嫁给了外表光风霁月的镇北侯宁郁。

皇帝萧堇虽然后位空悬,可因久病,身体虚弱,江云染进宫时,萧堇已经不常召人侍寝了。

她只得了个嫔位,住在偏远的云泽轩里,不仅争宠无望,还被太后刁难,被宫里见风使舵的宫女太监苛待。

日子过得如履薄冰。

直到一年后萧堇病逝,她膝下也无一儿半女。

太后掌权,立了个旁系尚在襁褓的婴儿为帝,垂帘听政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满后宫的妃嫔给已逝的先皇殉葬。

后宫妃嫔基本都是满朝文武百官的亲眷,太后听政本就引起众人不满,殉葬旨意一下更是犯了众怒。

宁郁身为镇北侯,手握十万重兵。

他趁机笼络朝中几位要员,打着清君侧的旗号,带着军队一路杀进皇城,势如破竹,手刃太后和幼帝,直接登上皇帝宝座。

我作为他的正妻,自然也被封了皇后。

我进宫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后宫遣散了原本被安排殉葬的妃嫔。

这是爹爹老泪纵横求到我这里来的。

他千叮咛万嘱咐,让我救救江云染。

可没想到,江云染把这些年受的苦和差点被殉葬的仇全都算在了我身上。

她表面上答应了我送她出宫的安排,却在我转身的时候一把匕首捅进了我的后心。

“去死吧!

你这个卑贱的庶女,凭什么能当皇后!

这皇后应该我来当!

江云染的声音近乎疯狂。

可她到底也没活得比我长多久,我倒下时,她亦被侍卫射杀。

再一睁眼,我们双双重生。

而她后悔了。

我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

她怎么会觉得,那吃人不吐骨头的镇北侯府,会比后宫要好呢?

江云染啊江云染。

即便是重活一世,也没半点长进。

“爹爹。

我沉默片刻,开了口,“既然嫡姐不愿,那我替嫡姐入宫吧。

2. 我知道,他们二人此时的对峙都是在等我表态。

等我主动提起让出与镇北侯府的亲事,主动提起替江云染入宫。

江云染眼中划过一抹喜色,偏过头看着我“你说话算数,可不要反悔!

我点点头,既能离开江府,又能摆脱和镇北侯的亲事,我求之不得。

见我答应,爹爹长舒一口气,赶忙把江云染扶了起来,扔了她手里的碎瓷片“云儿,这下你可满意了?

以后不许再做这种傻事。

江云染抿了抿唇,破涕为笑“我就知道爹爹最疼我了。

爹爹又转头看向我“月儿,明日起我让嬷嬷去叫你进宫的规矩。

到时候别丢了我们江家的脸面。

“是。

我垂下眼眸。

看,多偏心的爹啊。

等我同江云染一起离开书房时,她突然凑到我耳边,压低了声音对我道“江落月,你也回来了是不是?

“嫡姐在说什么?

我眨了眨眼,露出一副茫然的神情。

她眉头微蹙,又细细打量了我的表情,才咬着牙道“哼,我告诉你,这一世皇后我当定了,至于你,到时候好好求求我,我或许会考虑放你一条生路!

我装作被吓到的样子,后退了两步“嫡姐慎言。

江云染翻了个白眼“没出息的东西。

随即洋洋得意地回了她的院子。

第二日,镇北侯府带了媒人来提亲。

爹爹一早便安排了嬷嬷过来教我规矩,名为教规矩,实际上是怕我反悔了多生事端。

那些宫里的繁杂规矩,李嬷嬷教了一遍我就有模有样地学了出来。

“二小姐倒是学得很快。

她不禁有些意外。

我装着害羞的低下头“嬷嬷谬赞了。

心里却想,我上一世本就常在宫中走动,这些规矩是自然一清二楚。

等着交换了庚帖,两家婚事彻底定下,江云染才神情倨傲地来了我的院子。

她有些防备地扫了我一眼“我与宁郁的亲事已定,我劝你可别动什么歪心思。

我神情淡淡“嫡姐放心。

我与侯爷的亲事本非我愿,我对他也绝无半点非分之想。

得了我的回答,她冷哼一声“庶女就是庶女,跟你那个低贱的娘一样上不得台面。

我看啊,这规矩也不必学,反正你入宫后位分也低,见不着皇上几面的。

我微微一笑“这就不劳嫡姐操心了。

她一拳打在棉花上,顿时觉得有些无趣,又瞪了我一眼便离开了。

我盯着她的背影,指甲不自觉地掐进了掌心。

江云染,希望你入了侯府之后还能这么嚣张得意吧。

3. 一个月悄然过去,时间一转就到了六月初五。

这既是江云染出嫁的日子,也是我入宫的日子。

天还未亮,整个江府已然喧闹起来,红灯笼挂满了院墙,只是挂灯笼的小厮到我门口时却绕了道。

“站住,怎么红灯笼不往我们小姐这边挂?

我的贴身侍女阿兰站在院门口问。

“阿兰姑娘,是,是大小姐说……小厮吞吞吐吐。

“说什么?

阿兰语气不善,有些咄咄逼人。

“说晦气……不让我们往这边挂……小厮说着说着声音低了下去。

阿兰闻言正要发作。

“阿兰,没事,让他走吧。

我推开房门走了出来。

阿兰咬了咬嘴唇,哼了一声。

小厮倒是松了一口气,仿佛得了赦免令,绕过阿兰飞快地逃走了。

“小姐,大小姐也太过分了。

阿兰有些不平道。

我嘴角勾起一丝嘲讽,摇了摇头“没关系,看她能得意到几时吧。

一上午都在敲敲打打的锣鼓声中度过,总算送走了江云染之后,宫里派来接我的马车也到了。

临走时,爹爹和大夫人一道来送我。

“江落月,占了云染的便宜进了宫就给我仔细点,别惹出什么乱子。

大夫人面带微笑地伸手为我理了理鬓边的发丝,嘴里却吐出带着威胁的话语。

“否则你娘的牌位,怕是永远进不了江家祠堂。

我淡然回望她带着怨毒的目光“落月明白。

爹爹咳了一声“月儿啊,到宫里好好照顾自己,遇事能忍则忍,别给江家丢人。

“是,爹爹。

我福了福身子,转身上了马车。

驶出一段距离之后,我才撩开帘子望了望远处已经看不太清楚的江府门楣。

娘,我逃出来了,你等着我,我会带你一起逃出来的。

和上一世的江云染一样,入宫后我果然被安排到了偏院的云泽轩住下。

连伺候的宫女太监加起来才不过四个人。

只是这次,萧堇当夜翻了我的牌子。

于是,我连晚膳都没来得及用,就被几个宫女嬷嬷安排沐浴更衣,塞进凤鸾春恩车里送去了萧堇的寝宫。

我到的时候,萧堇正在小案边斜倚着看书。

门开开关关,带进了几缕风,他咳了两声。

领我进门的小太监立刻吓得跪在地上磕头求饶。

可他只是摆了摆手“看把你吓得,退下吧,朕没事。

我没忍住细细打量了眼前的男人。

披着玄色的外衫,脸色看着是病弱的苍白,眉眼如画,鼻梁高挺,唇色却泛着不健康的红。

他……生得实在是好看。

“这么看着朕做什么?

萧堇突然抬头,一双温柔的眸子看向我。

他弯了弯唇角,朝我招手道“过来坐吧。

4. 我抿了抿唇,走到他身边坐下。

“你是江家的?

他放下手里的书,刚问出一句话,忽然又咳嗽了起来。

我连忙递上自己的帕子。

好一阵子他才缓过来,脸色因方才剧烈咳嗽泛起不正常的潮红。

“是,回陛下,臣妾江落月。

我轻声道。

“落月,名字倒是好听。

他将我的帕子一折,放在了边上。

我沉默着,萧堇也没再开口。

他又拿了桌上的书,一页一页地翻看。

安静中只听得烛芯噼啪作响。

“你真不记得朕了?

我正有些昏昏欲睡的时候,萧堇一句话让我瞬间清醒。

“什么?

我愣了愣。

他眼中划过一丝淡淡的笑意。

“没什么。

他站起身来牵住我的手,“朕看你困了,时辰也不早了,休息吧。

我心里有些紧张。

不过我是做好了侍寝的心理准备才入宫的,毕竟上一世也嫁过人。

躺上床之后,萧堇伸手揽住了我,淡淡的龙涎香瞬间笼罩在我鼻尖。

我呼吸一滞,他的手却越过了我,替我掖了掖被角。

“睡吧。

他低声道。

睡吧?

我有些惊讶但还是顺从地点点头,闭上了眼睛。

也许是因为今天起得太早,虽然换了陌生的环境,我却一点也没失眠,几乎是迅速地坠入了梦乡。

只不过睡着的前一秒我还在想,他该不会是……不行吧?

怪不得苏云染上辈子没有孩子…… 第二天我醒来时,萧堇已经去上朝了。

他吩咐太监不要吵醒我,等我睡醒后再送我回宫。

至于回哪个宫…… “容妃娘娘,陛下将养心殿东边的承德宫赐给了您,奴才们已经把您的东西都搬过去了。

小喜子满脸笑意地对我说。

容妃娘娘……承德宫?

萧堇趁着我睡着连位分都给我晋了?

我回想起昨日偷看他的侧脸,心忽然漏跳了一拍。

“你真不记得朕了?

他的话还回荡在我脑海里。

所以……他到底是谁?

这个问题没有容我多想,因为我前脚搬进承德宫,太后后脚就派嬷嬷来请我去寿康宫。

太后并非萧堇生母。

我曾听闻,萧堇的生母是位民间女子,先帝微服出宫游玩时与那女子生了情愫,女子却在得知先帝身份后,带着肚子里的萧堇不告而别。

先帝一直派人寻找,十年后终于找到了流落在外的萧堇,可那女子却早已经去世。

萧堇被接回宫中,养在了当时还是皇后的太后膝下。

先帝子嗣微薄,萧堇虽然自小体弱多病,却是先帝唯一的儿子,所以先帝去世后萧堇才登上了皇位。

至于太后,据我猜测,萧堇身上的病和他的上一世的突然去世,与她必定脱不了干系。

如今她派人来召我,八成是看我得了萧堇宠爱,急着敲打我。

果然,等我跟着嬷嬷到了寿康宫后,被晾在了门口。

太后借口身体不适,让我在宫门口跪着晒了一上午的太阳。

直到过了午膳时间,她才慢悠悠地让人宣我进去。

“臣妾参见太后娘娘。

跪了一上午,我的膝盖都已经麻木,但还是强撑着笑容行了礼。

“听说你是江家庶女,这礼数倒是学得不错。

太后虽已年过四十,但保养得很好,此时坐在主位上更显得威严。

“太后娘娘谬赞了。

我不卑不亢道。

她正欲开口,忽然捂住了额角,神情有些狰狞,像是头痛发作。

“您没事吧?

奴婢去请太医来。

一直伺候在她身边的夕云姑姑赶忙道。

“不必。

太后摆了摆手,眉头紧皱,“老毛病了。

见状,我开口道“不如让臣妾给太后娘娘按一按?

太后狐疑地看了我一眼“你?

5. 我解释道“臣妾自幼随母亲学医,对这偏头痛也有不少了解。

不知是觉得我也翻不出什么花来,还是头痛实在难忍,她竟点了点头。

我得了许可,夕云姑姑先给我递了干净的帕子让我净手,再上前给太后按摩头部。

按了一炷香后,我听着太后的呼吸声逐渐变得均匀,已经安稳地睡着了。

站在一旁的夕云姑姑有些意外地看了我一眼,用眼神示意我跟着她一道出来。

“你是什么人?

她将我带至无人的偏殿后,眼神冷了下来。

我微微一笑“我是来帮你的人。

刚才在夕云给我递帕子时,我在她手心写了一个字。

一个“玉字。

夕云的姐姐玉娘,多年前死于太后之手,她在太后身边蛰伏就是为了给姐姐报仇。

这些,是宁郁告诉我的。

上辈子他发动宫变,顺利攻进皇宫,就是因为有夕云做内应相助于他。

不过这次,不好意思,被我抢先了。

听了我的话,夕云并没有放松警惕,她防备地开口“帮我?

你的目的是什么?

“我要萧堇活。

我说。

萧堇不死,宁郁的起兵师出无名,就是实实在在的谋反,这一次,我要截断他走上至高之位的所有路。

小说《重生换嫁当皇后,庶女她杀疯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重生换嫁当皇后,庶女她杀疯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