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禾丰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重生后将军夫人她学会了白切黑

>

重生后将军夫人她学会了白切黑

鬼打架不管 著

古代言情 江书菀裴义 重生后将军夫人她学会了白切黑

《重生后将军夫人她学会了白切黑》,是作者大大“鬼打架不管”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江书菀裴义。小说精彩内容概述:未婚夫在边疆离奇失踪了三年,待到他回来后,我成了京城最大的笑话。我才知道,妹妹一直女扮男装,陪伴在他的身边。两人生死不渝的爱情感动了天下,爹娘甚至要求她做正妻,我为妾。我不愿意,就被打了个半死,无人在乎我的感受,最后因为伤势过重活活疼死。重活一世后,我自愿住在寺庙之中,没日没夜祈福。全天下的人都以为我爱惨了他。待到他们回来的那一天,我光着脚从山下跑到城门。见到妹妹和未婚夫牵着手,捂着心口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来源:dygsh   主角: 江书菀裴义   更新: 2024-06-07 10:5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重生后将军夫人她学会了白切黑》,讲述主角江书菀裴义的爱恨纠葛,作者“鬼打架不管”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见到大着肚子的妹妹和未婚夫牵着手,捂着心口一口鲜血喷了出来。1迎面而来的,是猛烈的一巴掌。猛然打醒了还在痛苦之中的我。在看清眼前的一切后,我抑制住狂喜...

正文

未婚夫在边疆离奇失踪了三年,待到他回来后,妹妹挺着个大肚子靠在他怀中。

我成了京城最大的笑话。

我才知道,妹妹一直女扮男装,陪伴在他的身边。

两人生死不渝的爱情感动了天下,爹娘甚至要求她做正妻,我为妾。

我不愿意,就被打了个半死,无人在乎我的感受,最后因为伤势过重活活疼死。

重活一世后,我自愿住在寺庙之中,没日没夜祈福。

全天下的人都以为我爱惨了他。

待到他们回来的那一天,我光着脚从山下跑到城门,双脚血肉模糊。

见到大着肚子的妹妹和未婚夫牵着手,捂着心口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1 迎面而来的,是猛烈的一巴掌。

猛然打醒了还在痛苦之中的我。

在看清眼前的一切后,我抑制住狂喜。

我竟然重生了。

此刻,我的庶妹江书菀失踪了,爹爹正在这里对我耳提面命,生怕我阻挡了她的好事。

“她是你的亲妹妹!

姑娘家的清誉多重要你不是知道!

你是要气死我吗?

“要是传出去了,我就打死你!

看他们心虚的神情,分明是已经知道失踪的庶妹去了哪里。

我和江书菀是亲姐妹,我大她半岁。

亲娘生下我后不到半年就走了 ,只剩我一人。

爹便迫不及待从外面接进来姨娘,抬作平妻。

我才知道他们早就暗中有联系,可小小的我什么办法也没有。

我一个嫡女,活的比狗都不如,受着姨娘的折磨,只盼着有一天能早早嫁人逃出去。

裴义是我唯一的寄托。

前世庶妹女扮男装偷偷跑去了边疆,陪在我的未婚夫裴义身边,在同一个帐篷一起吃饭睡觉。

在三年后,我朝士兵会大获全胜,一举拿下匈奴,让他们百年朝贡臣服。

而裴义会被封为最年轻的威武大将军,也把江书菀带了回来。

并当众讲述了这些年的心酸,江书菀一直陪伴在他身边,几度救他于水火,不离不弃,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典范,没有她就没有如今的裴义。

众人纷纷为他们的爱情所感动,载入青史。

而我,是不自量力,试图破坏他们之间深情厚谊的毒妇。

那时候所有人都说裴义即将迎娶江书菀,但是我不信,他是我的青梅竹马,更是我的未婚夫。

江书菀从前仗着爹爹的宠爱,每逢裴义来府中看我,她都会将我羞辱一顿。

明明裴义说过他最讨厌这样粗鲁的女子。

我不信!

在漫天的大雪中,我不顾周围人打量和窃笑的目光,执拗地守在裴义门前,想等他下朝后给我一个解释。

“江岁欢,我不同你算那些旧账,是因为菀菀心善,她拿你当姐姐看待,劝我不要同你计较。

“若不是因为你在其中挑拨离间,我和菀菀怎么会错过那么多年?

他的眉角眼梢皆是寒意,冻的我心底发冷,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他挥手推开我,大步流星进了府“你不配我娶你!

我本就站的僵直麻木,被他一推直接跌倒在地,艰难躬身站起看见的是江书菀依偎在他怀里,笑容明媚。

我彻底死了心回家,等到的是震怒的爹爹“我怎么就养了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儿!

“你连菀菀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也敢肖想她的丈夫?

我被裴义羞辱的场面传的飞快,流言四起,说我肯定是做了什么对不起裴义的事情,不然他怎么可能那么决绝,就连活活打死我的爹爹也成了大义灭亲的代表。

一夕之间,大家好像都忘记了,和裴义定下婚约的人本来是我。

现在,我没有像前世一样据理力争,说什么妹妹失踪于理不合之类的话,而是默默答应了爹爹的要求。

我颔首低眉,面上恭谨 “关于妹妹失踪一事,我定不会多生是非。

我爹露出满意的笑“你就待在家老实点。

姨娘在旁边讥笑开口“你要是有你妹妹一半叫人省心就好了。

2 第二日便是我的生辰宴,我爹爹不喜欢我,可当着外人面,他们并不敢苛待我。

姨娘并没兴趣参加我的生辰宴,随便找了个理由早早就回了自己院子里。

我在一众的夫人小姐中游刃有余的招待着,席间一团和气,直到妹妹的贴身丫鬟杏儿哭着来报“不好了,小姐不见了!

闺门小姐失踪可不是什么小事,一时间众人神情诡异。

我亲自扶起杏儿“怎么了?

二妹不是一直称病在自己房中吗?

“二小姐前些日子和奴婢说想要出府玩耍,又怕老爷责罚,就让奴婢穿着她的衣服在卧房称病。

可是现在到了小姐说好回来的日子了,奴婢一直没有看见人,小姐要是出了事怎么办!

杏儿眼角含泪,不住磕头,连头破了皮流血也好似没有察觉,活脱脱一副忠仆担心自家小姐的模样。

她将江书菀失踪的具体情况描述得十分详细。

杏儿固然有错,但是她一个奴婢,主子的命令又岂是她一个下人可以违抗的。

等到杏儿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完了,门口传来一阵怒吼 “下贱蹄子,胡言乱语,还不快拉出去打杀了!

姨娘气喘吁吁地过来,想来是一听见消息就来了。

她话音刚落,林太傅的夫人就皱起了眉头“好好的怎么要打要杀,未免过于放肆无理。

姨娘在府里耀武扬威惯了,可是她到底是外室,面对正儿八经的高门贵妇一下子就不敢出声了。

我掏出手帕,温柔地擦去杏雨眼角的泪光“姑娘家的清誉何等重要,妹妹到底去了哪里?

你是我妹妹的贴身丫鬟,千万不能胡言乱语!

杏儿低垂着眉眼,声音不大,却吐字清晰“奴婢真的不知道,只知道姑娘走前去钱庄换了些碎银,说是要去的地方用不了银票…… “约定归府的日子已经过去好几天了,奴婢在府里找遍了也没有瞧见姑娘,实在是担心我家姑娘的安危!

姨娘的丹寇几乎要掐进肉里,她怒目圆睁“菀菀她何时说要回来了…… 她话要说出口才意识到不对,又紧急拐了个弯“反正菀菀没事儿。

你不要胡说八道。

可是就凭她吐露的那几个音节,在座的哪家夫人不是人精。

面对着众人直勾勾的目光,姨娘什么话也说不出,只急的快要掉下眼泪。

她当然不知道,身为江书菀贴身丫鬟的杏儿为何会突然反水。

毕竟上一世杏儿可是老老实实扮演生病的江书菀,在郊区的庄子里呆了三年。

重生也有重生的好处,上一世江书菀看着我被打断了腿苦苦哀嚎的时候,抚摸着自己隆起的腹部“哎呀,姐姐这样子,倒是让我想起了杏儿,她死的时候叫得也是这般凄惨,哦,她还求我照顾好她姐姐呢!

“真是让人羡慕的姊妹情深,可惜她那个哑巴姐姐早就死了,骨头都化成渣渣了,你说可笑不可笑?

所以这一次,我提前将杏儿的哑巴姐姐接到了身边。

不等姨娘拒绝,我直接把人带去了江书菀房间里。

“身为长姐,妹妹的安危怎么能不管不顾!

“我们还是赶紧去妹妹房里看看吧!

江书菀早就偷偷跟着南下的军队去了边塞,自然不在房中。

众人看着她房中挂着裴义的画像,还有往来的书信,不由偷偷侧目看我。

我强颜欢笑着开口,但是眼底的惊讶和震惊是怎么都藏不住的“菀菀是我妹妹,阿义和她有往来也正常…… 众人神色尴尬地看着我,眼神里透露出来的都是这江家大小姐怕不是个傻子吧!

我还在故作坚强的解释,前院突然来报“不好了,不好了!

裴义,裴小将军失踪了!

3 我本就故作坚强的身子直接瘫软下来,满是不可置信“怎么可能!

你说阿义他怎么了?

小翠扶着我“姑娘,你要坚强!

我倚靠着小翠的胳膊,偷偷看着一屋子表面同情,实则幸灾乐祸的闺阁小姐。

裴义是当朝最年轻的小将军,风流倜傥,和我是自小的婚约,不知多少人嫉妒我的好命,这会子都来看笑话了。

上一世裴义失踪的消息一传回来,我虽然内心无比悲痛,但是想着自己高门贵女的身份,强撑着维系着自己的体面,对来慰问的人一一应对,保持着所谓的大家风范。

等人走后自己几度哭到昏厥。

后来却被传我冷血无情,未婚夫失踪,居然连眼泪也未曾落下一滴。

现在我一甩手帕,埋进小翠怀里,哭的伤心欲绝“怎么会这样?

“二妹失踪了,阿义也失踪了!

为什么我在乎的人都要离我而去?

这话一出,周围瞬间议论纷纷。

“哪有那么巧的事情,这江家二小姐莫不是?

“真是不知羞耻,兔子尚且不吃窝边草,自己的亲姐夫也敢去肖想!

我假装没有听见那些声音,哭的专心致志。

“我们曾经约定好,春日看花,冬日看雪,要相伴一生!

“此生没有了他,我活着也是了无生趣,不如随他去了!

我哭的肝肠寸断,眼泪不要钱似的流,这些闺阁小姐未通人事,平日最喜欢看风花雪月的话本,一不小心就代入到男女主天人永隔的悲情中去了,一时对我也生出了几分真切的怜悯。

我瞧着时候差不多了,狠下心咬了一口腮边,血腥味瞬间弥漫开来。

很痛,但是比起被狠狠打断腿脚的疼痛来说不值一提。

隔日,江家嫡女江岁欢对裴小将军一往情深,得知小将军失踪居然气急攻心,吐血昏厥一事传遍京城,二人情深意重,叫人唏嘘不已。

与其一起成为京中热点的还有江家二小姐无故失踪,不知是被贼人所掠,还是私奔而逃,京兆尹还在调查。

但是不管如何,她的清白都已经不在了。

江书菀不是最爱立清白无辜的高洁人设吗?

就是不知道这朵烂到泥里的小白花还能不能惹人怜惜。

裴义不是最喜欢别人歌颂他和江书菀间的深情厚谊吗?

如果这份勇敢的爱情变成了无媒苟合私相授受呢?

还能有那么伟大吗?

这是我送他们的第一份大礼,还希望远在边塞的江书菀和裴义能够笑纳。

4 京中又下了一场大雪。

我一袭白衣,不施粉黛,笑吟吟地将布施的白粥递了过去。

“老人家,来,喝碗热粥暖和一下。

“谢谢,姑娘为了那未婚夫和妹妹,真是用心良苦啊!

为了给失踪的未婚夫和妹妹祈福,我自请入庙清修已经三年整。

一开始众人都以为我在作秀,然而事实胜于雄辩。

现在没有人敢出口损我的名誉。

只因人人都知道我对裴义情深义重,连圣上都对我夸赞有嘉,称我为京城贵女的榜样。

我抬头看着天上明亮的太阳,数了一下日子。

他们就快回来了,而我的计划才刚刚开始。

远方传来消息 “江姑娘!

裴将军没死,他大败匈奴,班师回朝了!

现在已经到城门口了!

我手中的粥勺一时不查掉了下去,但是却没有人在意这个,大家脸上带着的都是为我由衷的高兴。

“老天果然有眼,不枉江姑娘日夜祈福。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裴将军好福气啊!

我脸上露出三分不可置信,三分狂喜,三分委屈。

都来不及整理自己,一路狂奔去了城门口,就连脚上的鞋跑掉了,脚底沁出殷殷血丝,血淋淋的脚印印在石板上。

任谁见了,不夸我一声痴情。

在我看到我的未婚夫搂着我大着肚子的妹妹,满脸宠溺时。

我如同受了五雷轰顶一样,浑身无力,一双泪眼看着他们。

斐义站在我的面前,嫌恶得看了我一眼。

“你就这样来找我?

一点女人样都没有。

我咬着嘴唇,说不出话来,几乎要晕倒。

众人看向他的眼神瞬间变成了指责。

人家为你日夜祈福担心受怕,一片好心,你却只关心她好不好看?

他还沉浸在自己成为大英雄的得意之中,对我冷淡道 “从前的事情我看在莞莞的面子上不和你计较,但是我这一生唯一的妻子只会是莞莞。

他怀里的江书莞探出头来,怯怯得叫了我一声。

“姐姐,我和裴郎是真心相爱的,你就成全了我们吧!

我像失了魂一样,小心翼翼地抬手,想要摸一摸裴义的面容,却被他毫不留情地抽出腰间佩剑砍来。

来不及闪躲,手瞬间被割破,鲜血涔涔。

“我的身体发肤只有我的妻子可以触碰,凭你也配?

“再敢上前,削下来的就是你的脑袋!

裴义一脸冷漠无情,看着我的模样像看他的杀父仇人。

江书莞柔弱无骨般依靠在裴义怀中,嘴上说着抱歉,但是眼神里的挑衅和骄傲都快流出来了。

“姐姐别生气,裴郎他只是爱我入骨,一时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你不要放在心上。

我没有回应,捂着胸口,只喃喃自语道“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声音不大,却足够周围所有人都听到。

突然,我一口鲜血喷出,眼前一黑,差点晕倒。

“江姑娘!

本来是给裴义接风洗尘的太子殿下飞身下马扶住了我。

我低头不语,眼底的泪珠恰时落下,但是为了维持自己的尊严,又强撑着站直,掏出锦帕擦去嘴角的血丝。

“多谢太子殿下,只是男女授受不亲,臣女无事。

美丽,脆弱,无辜,却又带有一丝坚毅果敢。

太子宋祈嘉的眼神变了,他不自觉的流露出一缕心疼,当一个男人开始心疼女人的时候,那就说明,他输了。

这一出我练习了三年,在心里演示过无数遍的戏,终于在此时落下了完美的帷幕。

我的身份做太子妃是不太够格,可是这三年我在民间的名声太好了,恰逢饥荒年岁,为了安抚民心,显示天家皇恩浩荡,这事并不是不能成。

何况我看着太子的神色,如果再有他两三分的喜欢,这事便是十拿九稳。

裴义算什么?

我要的从来不是感动他换来几分不值钱的愧疚。

裴义和上一世一样,向众人诉说着他和江书莞之间轰轰烈烈,不顾世俗的爱情。

却没有发现大家看他二人的神色诸多古怪。

诚然,裴义是打了胜仗的功臣,可是他朝秦暮楚,和未婚妻的妹妹无媒苟合也是不争的事实。

一个作风不正的英雄,还能叫英雄吗?

这一世,我才是那个最无辜,最值得同情的人。

5 “既然你们是真心相爱,那我呢?

我算什么?

我的声音没有过分高昂,但是人人都听得出其中极致的隐忍。

裴义扫了我一眼,目露不屑“江岁欢,你摸着你的良心说,你真的爱过我吗?

“你爱的不过是我的身份,我的地位,我在边疆三年,你来找过我吗?

“只有莞莞会不顾一切跑来找我,照顾我。

“你在京中锦衣玉食、莞莞陪我风餐露宿,你怎么配和她比?

“至于你我的婚约,不过是儿时的玩笑,当不得真……. 裴义看着我,犹豫了一下开口道 “本将军也不是那么绝情的人,养你一个闲人总归是养的起的。

“ 看在你这么爱我的份上,便入府当个姨娘吧。

小说《重生后将军夫人她学会了白切黑》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重生后将军夫人她学会了白切黑》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